盒子里的桌姐

No introduction.♡

【坤廷】正在告别㈠

// 暗黑向,兔腹黑逆袭(大概吧)
    唯恐写成 家族狗血复仇记(可能吧)

// 先爱后恨最后婚

// 非典型abo,卡A×兔O,生子
    非典型强强,信息素:💳伏特加酒×🐰樱桃

// 中位舍少主&私密特工×朱氏“私生子”&六舍CFO
    人物关系太啰嗦,有缘者咱文里见

❤如果有人期待后续的话请小红心点赞,不然我肯定是删文溜走的,本来就是脑洞大开激情码字,秉着来去自如的心。爱您喔。

私设、雷点巨无霸的文,看到这里猜猜是he or be?😂(我当有人看了,没人看我就卷铺盖呗😚)

p话多真的是毛病,我的确是p话精本人

“原以为我害怕的只是告别,殊不知重逢也让我内心惶恐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#最终的告别告别以前的告别

紫红天鹅绒床幔帷帐,霁雾里渐行渐远的男子,指尖划过肌肤,男子身上伏特加汇樱桃汁的味道。

朱正廷猛然醒过来。

扯了扯因为汗湿黏在身上的衣服,拧开24H便利店的爆款单品 味全芦荟,灌下一大口。

瞥向墙上的挂钟——凌晨三点半。

空调安静地泄下滋滋凉意,激得此刻冷暖交叠的人鼻尖酸涩微红。朱正廷伸手拿来手机,点开了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信箱,发现堆满了未阅读的邮件。

99+的红色标记不足为奇,大半是自定义过滤条件下的邮件,其实是各种工作邮件。未过滤掉的来自两个ID,B市中级法院 和 周锐。 

///////////

两年前,中位舍少主 蔡徐坤 和 B市财团巨鳄长子戴珂 成为法定夫夫,举办了一场奢贵焕丽而堪称“世纪婚礼”的仪式,铸就起人人称道的“绝世AO恋”。

会场里的新人正进行到交换戒指的环节,六舍集团CFO(首席财务官)朱正廷落座宴会VIP席,在台下黑暗处怔怔望着台上灯光映照的二人。

说起六舍集团的舍主朱老先生膝下无子,似乎总能猜到其与妻子貌合神离。不久之前,这位老先生身染病疾,已身卧ICU多时。势力场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年轻有为、神秘知性 的朱正廷——这个首席财务官 身上,要知道六舍庞大的资金链无人不垂涎。后继者该是谁?朱正廷有爸有妈,只是恰巧也姓朱,和六舍那位是老朋友罢了。即使碰壁,也阻挡不了人们的小心思捕风捉影,蠢蠢思动着看来巧合的姓氏——朱。

却不知风口浪尖,六舍集团再次群龙无首,朱正廷代表六舍 出席 常九舍 盟友中位舍 的少主婚礼后便销声匿迹。

///////////

婚礼结束的第二天深夜,飞往LA的头等舱里,朱正廷眼眶无光,心中却噙满愠怒泪光。凝视着舷窗外,B市雾霾满天。

数月前的B市中心医院。

他是一个OMEGA,虽然多元的现代社会,人人平权,但是唯恐受人非议,姐姐每次亲自陪自己去做产检。
普通大众自然不知道什么金融界政治场上的人物。就算六舍群龙无首,势力场上也无心生病去医院这种人之常情,即使他是焦点人物。但是他有想瞒的人,这是他的孩子,是一段告别爱情的结晶,无关往事。

直到这次遇上 戴珂,他不能不惊慌,像是伤口暴露在空气与阳光下。

这是那个人未来人生的伴侣,是中位舍少主的未婚夫。

等到做完检查后,幽长无声的长廊里树立着一抹人影,那是和他同高的少年。

黑色的机车夹克里半露白色衬衫的衣袂,还有一半是骨节好看而结实的小臂,手肘上是限定表带——可以在CBD买一套江景房。破洞牛仔裤有些直筒的款型十分修身,眼前人的身材比例姣好,黄金一般无可挑剔。
蔡徐坤倚靠在朱正廷出来的房间门口,浑身是矜贵的痞气,因为他的脸庞精致,竖起的大背头下直白的额头,让他沉稳的眼眸显露。欲望美貌 矜贵,灵魂也矜贵。

“几个月了?”蔡徐坤掷出的一句话像顽石在朱正廷的心海里激起片片涟漪,但这份语气本是毫无波澜。

“两个月。”伤口暴绽在空气与阳光下,消毒虽疼,也得处理。

“朱正廷先生,六舍老先生的病情已近入保守治疗,他老人家膝下无子,你作为六舍CFO......竟然也姓......朱,外面的声音对你身份的议论不绝于耳,你也知道我和戴珂的婚礼就要举行,我和他未来也会有孩子,这个孩子要是诞生,只会是......”

“私生子。我不希望他她要和你一样。”

如果这么长段的话是相声,那一定是独角戏,是蔡徐坤永远不想发生的戏码,可惜逗哏仍要捧哏接。

“这是我的孩子......”听者有些悲愤。

“如果他她真的只是你的孩子的话”蔡徐坤清楚自己要做什么,话锋只剩决绝。

“那么,你会后悔。你的家族联姻需要利用我告别的爱情,你知道朱正廷和蔡徐坤会狠。”
这回换蔡徐坤作听者,他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朱正廷,垂下头。

“正正,你知道咱们家抚养一个孩子没有什么难处。你是成年人,一直以来也成熟出色,爸妈从来不会管束你的自由,被完全标记后又抛弃背叛,爸妈虽然一直开明,但也觉得你太委屈,只是你爱这个孩子,他们不会再说什么。”

在至亲面前,朱正廷可以孩子气,此刻脸上泪痕斑驳。

“那个人你本想瞒住,没错,孩子无关这些恩怨,可是他那样的态度......六舍树大招风,爸妈只是经商的普通人,与朱老先生是旧识,但如今老人家的情况,外面的竟然打量你......”

“这些家里都能护着你,可是孩子未来却要承受数倍于你的空口非议,你要他她怎么成长?”

没错,这是朱正廷他必须跨过的坎。

他要做两个手术,其中之一是解除永久标记。来到医院的这一天,朱正廷的眼泪止不住的趴在轮廓精致的面庞。

朱正廷绝对不是痴情玛丽苏里,被背叛放弃后一蹶不振,让自己堕落沉沦的傻白偶像。所以,当主治医师告诉他手术前必须稳定情绪时,泪痕便立竿见影地消失,他怎么会因为旁人无情而对自己也无情。(YO,说好强强,廷哥是欲望矜贵灵魂也矜贵)

////////////

常九舍大楼里,蔡徐坤来到中位舍舍主的工作室。
椅子上坐着的是他的父亲,却只有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三个人知道自己是蔡舍主收养的孤儿。除了眼前人,还有一个是发小周锐。

“徐坤......爸知道,你不乐意和戴珂那小子......”

“不,爸。本来就是利益相关,何来感情,直来直往得有什么意愿一说。”

“嗯?”蔡舍主摩挲起拇指上丰润的珠玉,轻启茶盏呷上一口自喉间闷出一句问候。

“怎么?正廷,你和他讲好了?”老态龙钟又劲道有力的语气,沉稳至极。他只是在处理一件事情而已。

“没错。爸,是我愧怍待人。我希望您能叫他去国外深造,算作了结,见不到是最好的。您是长辈,他不可能不答应。”

“哈哈,好,自然是好的,我的儿子并非凡人啊,人生的视野和世俗羁绊处理起来游刃有余。爸爸欣慰啊。”高耸的楼宇里,玻璃幕墙内,人心对面具。

///////

“叮”,电梯箱门至一楼开启,一路走来的中位舍少主应付着这栋楼里上班族的点头哈腰。

当然好啦,老人家,朱正廷能够出国,那么日后他收到法院的通知下达回到这里时,蔡徐坤才有机会保护他。

中位舍是常九舍盟友集团里的核心,黑白两道皆深有涉足,蔡氏不得不培养亲密的人去做事,才能放心信赖。



蔡徐坤自幼幸运来到蔡家,他是个优秀的孩子,因此心怀感恩。但他只愿意替父亲做光明正大的事——私密特工。相反则会是私家刽子手,杀手罢了。

蔡舍主了解其为人,囿于蔡徐坤业务能力够出色,你情我愿的相处也没什么不好。

一次偶然,蔡徐坤欲来和父亲谈判,什么时代了,包办婚姻?这是多大的利益联姻啊?他觉得朱正廷的身家背景也足以平衡老先生的势利眼,他必须表明态度。

刚出电梯,一个熟悉的制服正好从斜对面的安全通道走了。如果说自己私密特工的身份只做光明正大的事,那对方就是地下的黑道了。可是,他是从这里......这一层是中位舍CEO也就是父亲独自办公的楼层。

最近常九舍颇有山雨欲来之势,六舍摇摇欲坠,人们竟然都觊觎正廷这个只是工作关系的外人。他可不觉得眼前是什么简单清明能理解的事。

趁着厚重的防火门没有合上发出声响,蔡徐坤凭借专业的特工能力,箭步轻盈钻入安全门内。偌大的大厦楼道里,回响着那人的脚步声。

蔡徐坤凭借莹莹绿光的“安全出口”灯牌,得地利一般可以悄悄跟着那个人。

是一处档案室。

那人插入U盘,电子投屏上显示出他在电脑上的操作。

蔡徐坤半蹲在窗沿下边,窥向窗内。

公安机关户籍排查...全国姓医院联网...姓名...

欸!这不是朱正廷的名字吗?

收入眼里的名字叫蔡徐坤脑内一股热流上冲。

这个人黑进这些网域看这些信息干嘛?中位舍这个老谋深算的势利眼,用意叫人心知肚明,可是蔡徐坤没觉得对于ICU里的六舍主还需要大费周章。难道......

六舍的资金链迟早需要有人接手,可是舍主没有继承人,而常九舍各方又是息息相关、脉脉相连,黑白两道的垄断者自己蔡家,不可能不使手段。对,就是这样。他们怀疑,想要验证。

特工的素养让蔡徐坤先一步早早离开了现场,他行动的速度大概激发了逃生的潜力,此刻他已经坐在管家的保姆车里驶出集团大楼。熟练敲击着笔记本的键盘,他掌握的技术不是为做黑客码农,此时正值物尽其用。如果正廷真的是私生子,那么朱老先生的朱氏户籍上不会有所登记,DNA联网数据也肯定是错误的。所以那个人这是初步提取正廷的户籍信息和DNA数据代码——他当然无法直接接触朱正廷,但他们可以直接进入ICU拽下六舍主一根头发。第三方直接鉴定后取得数据,目的达成。

下一步,这组数据就会和头发的数据进行鉴定。

虽然他不确定正廷的身份是否真的如猜想,他也宁愿不是,但正是不确定,他必须赶在这之前,所以尤是坐上了车,喘息也未停歇。

蔡徐坤前额渗出细密汗珠。他不敢想,如果确认了身份,最后一步,中位舍为了夺得六舍资金链的主动权,是绝对不允许法定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存在的。

杀手不过是为了结果,过程不会留意许多。所以蔡徐坤选择了城南一位不良少年,进行人脸识别系统导入,将其医院联网的DNA云端数据和朱正廷的掉了包。

“嗒”,回车键摁下,尘埃落定。左右不下5分钟,等到那位黑客码农进入医院筑起屏蔽墙再导入数据,最后等医院的鉴定,是百分百不止5分钟的。

意料之中,一周内,城南的不良少年死于交通事故,没有解剖,无人知道杀手的“无名之毒”。一切逃之夭夭。

很快,蔡徐坤再次进入联网系统,恢复了朱正廷的DNA数据。他不相信六舍多年来经营有序,朱老先生更是明白人,怎么会没有先见之明,早早安排好一切。


他在赌,赌老先生离开之时,朱正廷能否收到法院的通知下达。如果是,如今他使得朱正廷没有了羁绊,也无谓了感情。否则当这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法律的程序文字,他就会即刻回国站在中位舍的面前,此时,自己的养父会拿孩子威胁他——这是唯一且有效的威胁,这是羁绊。


而现在,当他站在中位舍的面前,蔡徐坤就有空隙可以钻入,他可以保护他想保护的人。

//////////

朱正廷本人根本不会觉得法院会有什么重要信息要跟
他讲,他想来不过是一些通知吧。

看似鬼使神差地先点进去了周锐的界面,其实是因为周锐是那个人的发小。身体的诚实推辞得过心理的隐藏。

周锐的来信时间是一个月前。没想到只为一件事,让我这个没有丝毫立场的人去劝说蔡徐坤。朱正廷知道这个曾经告别爱情里的人,看似纨绔子弟,却是术业有专攻,商业金融势力场上的门艺无所不通,这一点,有他本人有自己有周瑞仅三个人知道。原来,中位舍在他走后严重分化,蔡舍主和少主各立门户,撕破脸皮,一不小心白热化的状态就会使某一方现形骸骨。

朱正廷觉得好笑,但不是没有动摇和动心。

因为信尾周锐说:正廷,你走后没多久,蔡徐坤就离婚啦。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和误会。但是,你们真的没感情了?

当鼠标滑向法院的信件,朱正廷唇梢带起的暖意遁入冰层。

中位舍分化?怕是掩耳盗铃,用意不在此吧。

利用家族联姻,戴珂的财团所携带的资金链可以直接从第三方金融到来无限好处,常九舍风口浪尖,中位舍怎会不抓住以稳固情势。

原来蔡徐坤也早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,我的那段感情纯属一盘棋局里的部署,留作后备,留作好手。本是敬重蔡舍主你这个长辈,将我遣往国外便可以快刀斩乱麻吧。

坤坤,一个生命如何可以在无情的人那里成为戏子随意剥夺?我告别的原来也一直不是爱情。

是骤然滋长的恨意吗?坎向朱正廷心里的冰封大海。
那么从LA坐上返程的航班,接下来该怎么做呢?


他来时雾霾满天,归去蓝天白云。冰封大海不在,

*自此朱正廷的人生将是一种冰雪消融般的苍白,不胜光,也不胜热,被繁复仙意的舞衣一裹,简直像要融化在这满天尘埃里。
一半海水,一半火焰。
泪眼朦胧中,朱正廷恍惚又回到了初见时的那一眼。
就如他看到自己的一支弗拉明戈,就如,这人生。*

*就此生疏,以后也会越来越寡淡,直到某天再也不关心,再也见不到,再也记不起,我还是爱你。
要是欺骗存在,灵魂违背。这个人不会在你生活中扮演任何角色了,残忍吗……这就是告别的含义。*

以前是告别爱情的话,最终我将要告别仇恨吧。

朱正廷想。

墨菲定律使然?日子如梭飞去,蔡徐坤不知道自己害怕的事情,日夜祈祷不要到来的事情,他也宁愿不是的却如期而至。

*的含义是引用,略加改动。

天知道有没有后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