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子里的桌姐

No introduction.♡

非典型蓝调

沙雕且话废且很狗的三俗


01

把整个80年代色彩绚丽的游戏机厅化作精致字体贴饰在灰白的高科技帆布上,吴白婉 脚下正是携带这些气质的新款Gucci运动系列。她的手里还提着一个轻巧的印着Gucci logo的购物袋,估计是什么随手打包起来的单品。

175身高的绝对优势平添锦绣的娇俏身材,中性风的穿搭和矜贵的妆容,整个人走在这栋大楼里,空气都流动出令人心情美丽的气势。

不是一般人。

#

这是城市CBD里的绝对领域,综合性公寓住宅楼。
整栋独立建筑耸入云霄,top是偌大透明的玻璃舷窗,每每顶端贯穿至底部都是颀长的阳光星芒,即使是雨夜,也好像是能够拯救无望的圣光桥梁。

电梯箱门打开,吴白婉跨步来到左边的0318,摁响的门铃持续得不到屋子主人的回应,门外的人惜时如金,果断开启了请求门禁系统语音视频的功能。

卧室里相连的门禁系统响起了魔鬼的提示音,这和日日年年与一成不变的闹铃斗争的上班族内心的绝望不差一二。

朱正廷正面朝地得趴在超大且柔软的床垫上,被突然而然的声音夺取着迷迷糊糊的意识,反反复复翻转着想要寻找一个舒服的姿势,再把身体嵌入被褥这片柔软更深一点,似乎是全心全意想要慰劳每次游走在酒吧里疲累到酥软的自己。

瞥了显示屏上那个在他心中恰似门神的脸庞,朱正廷激素一上脑摁下了绿色的指示,连珠炮地说“大哥,你是怎么做到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连轴转还能不挂掉的啊???”

“10:30我要准时和你交接工作,10:28我到达你这层楼……”她低头看了看腕上的限定表带。
“现在是10:32,你现在是想辞职调岗还是退休下岗?今天24:00前发至我的邮箱,我即刻处理你的合理诉求。没有事的话,我现在可以离开了。”

来不及踩上拖鞋了,朱正廷用秒速十米的定力稳稳停在了门口,瞬间拉开门把手并堆起毫无灵魂的笑脸请门神进门。

来者进门在玄关换鞋,几乎就像是房屋的主人一般自如。
随手把购物袋丢进朱正廷的怀中,准确无误。

“呶,无聊的见面礼。”

“嘁——是和你一样无聊。”

“老弟弟,你白天逛街睡觉,晚上酒吧蹦迪,姐姐我哪比的起你连轴转?
公司看的起你的眼力见,给你足够的自由,只要你看重决定培养谁,艺人的全权规划都交由你负责,结果你告诉我到现在你还没有一个拿下的新人?”

“我不是不用告诉你你都知道吗。”朱正廷挠了挠蓬松杂乱的头发,整了整衣角,不着调的幼稚轻佻收敛起来,出落地轻熟,波澜不惊地淡淡道。

#

“一杯莫吉托。”
朱正廷对酒精很敏感,鸡尾酒已经足够使他微醺。
所以他来“aother me BAR(另一个我 酒吧)”这间VIP独立包厢,专属的侍应生总会在他离开时将饮品原装收回。

“正廷先生,您的莫吉托。”侍应生收起托盘正要走开。
“嘿,兄dei!”

“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服务VIP包厢的工作人员当然不是什么初生牛犊的实习生,即使顾客各形各色出出怪调,也能够淡定无比。眼前的顾客是酒吧里的会员也是常客,俊郎异常的男子总是清冷得很,从未见他这么……这么幽默,兄dei?

不是实习生,也当然不是一般人。

朱正廷也就只有在对待吴白婉这类门神才各种面具刻意伪装起来,其余时候还是看心情吧,谁没个有趣的灵魂呢?
聪明矜贵的智慧,他不乏。

“嗯。请问你们酒吧的头牌主唱是谁啊?”

“……喔,只知道唱歌不错,还能跳舞,人也好看。名字我倒是不清楚。”

这不是绝美吗?朱正廷压抑不住地惊喜,故作苦大仇深地微皱眉头:“麻烦你让他来找我一下。”

“好的先生,不过听说他最近很久没来上班了。因为不是本市,所以最近在外面租房吧……可能一时不好给您带过来。”

“这样啊,你看这样,租房这种事情太简单了。你把他的个人资料发到这个邮箱,过几天就会有人给他安排好的房东的。”

侍应生借过递上手的名片,赫然写着吴白婉三个字。

一句应声后,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微微一笑。

#

“吴经理,朱正廷先生大概是想收了AM的主唱。还要主动给他租房。”

“AM的主唱是什么地下不入流的,上的了出道的台面吗?这小子也是任性,到头来只能白瞎拉倒。还不是得用我们的人?公司的资金链得是我们这边的,叫他自由去胡闹吗?他还没那个本事。
你给 蔡徐坤 好好交代交代,让他演得像些。”

“小廷,怎么?姐姐还要帮你给你物色的小新人寻思房子?”

“不用了,吴大小姐。我的房子那么大,我的意向是合租。第一个我带的艺人,眼皮底下亲力亲为得心应手些,正巧人家需要租房。”这是朱正廷字正腔圆的一段陈述句。

“行,这不巧了吗这不是。”侍应生的微微一笑过渡到这条船上的吴白婉显得很倾城。

在对方看不见的角度。

#

不知道top的穹顶又经历了多少风卷云舒和昼夜更替,蔡徐坤与他的房东及名义上的经纪人见面的日期更近了些。

翌日

吴白婉直接用密码打开了0318的大门。

身后是高出半个头的少年,黑色的机车夹克里半露白色衬衫的衣袂,还有一半是骨节好看而结实的小臂,破洞牛仔裤有些直筒的款型十分修身,衬得人身材比例姣好无可挑剔。

蔡徐坤进来后倚靠在客厅的沙发上,浑身是矜贵的痞气,因为他的脸庞精致,竖起的大背头下直白的额头,让他沉稳的眼眸显露。欲望美貌 矜贵,灵魂也矜贵。

吴白婉明明可以直接走向卧室把赖床的人捞起来,但她很明显想要恶作剧一番。

门禁系统的呼叫功能被开启,卧室里传出不少语气词。

“你想怎么吵死我真的是不废吹灰之力啊!”

朱正廷承认,对于他这样一个完美主义者,这天早晨有种想去天台的冲动。
这是一幕自己穿着松垮的睡袍,隐隐露出ck的打底,顶着一头鸡窝仰面素颜出现在陌生人面前的情况。

这是朱正廷毫无准备地冲出去要和吴白婉理论,看见坐在沙发上一脸讶异望着他的好看的少年后萌生的冲动。

“没看过帅哥吗!?”这不是一句歇斯底里的吼声,这是朱正廷的平心而语。

的确,好看的人大多数情况下也是很好看的。
正如此刻明明休闲随意的睡衣偏偏不知何处生出光风霁月的仙意来。

“那么,我正在看呢。”那个立着背头充满少年感却酷酷轻熟的男子微微颔首,悄悄勾起嘴角淡淡看向朱正廷。

吴白婉把人送到后就走了,得,真是个惜时如金的人,朱正廷如是想到,顺便面前这个人就是AM主唱无误了。

#

蔡徐坤收拾好自己的房间后洗了澡,头发湿漉漉的,裹着浴袍,遗漏空气中的是光景大好的锁骨与健硕的胸膛。

在走廊处的小厅里微醺看报的人见到来者慌忙移开视线。

“你好,朱正廷。我是蔡徐坤。”来者握手示意。
朱正廷回握“蔡徐坤,你觉得我是你的金主吗?”

“那得看你了不是吗?”说话的人是初见时一样的云淡风轻笑意高深。

“……友情价,八五折,等我以后让你出道赚了桶桶金后再给我。”(emmmmmCBD的房租)

“好,我的确不是池中之物,你也不是。”蔡徐坤细细看过桌上的租房合同后微笑往常。

就在此刻,微醺的人抬起头,眉恰墨染,目若朗星。
蔡徐坤一时间移不开眼,抬起头的身影将一旁巨幅落地窗落日片甲余晖挡住,他的心跳放缓漏拍,

“好!蔡,徐,坤,我记住了!”甜腻腻像稚童玩笑的语气,因为微醺不清醒的人显得更是童真。

桌角还剩少许杯底的薄荷鸡尾酒大概是莫吉托,
这天夕阳偌大楼宇一隅玻璃幕墙里上演着一场故事的序幕,
晕晕的人终于进入了甜甜的梦里,留下头顶松软的小旋,埋在臂弯呼呼睡着,
原先挡住的阳光登时漏了一桌板,漏进对面的人的心里。

明明可以走进时装大片当行走的画报的人就在眼前,祖锡冉为什么不用朱正廷呢?

你是谁?我是谁?谁是谁的池中之物呢?

这个人的新鲜感能够让人维持多久呢?



T那个B那个55667788C

我爱婉婉,友情瞎带婉婉出演,逃了。

【坤廷】正在告别㈠

// 暗黑向,兔腹黑逆袭(大概吧)
    唯恐写成 家族狗血复仇记(可能吧)

// 先爱后恨最后婚

// 非典型abo,卡A×兔O,生子
    非典型强强,信息素:💳伏特加酒×🐰樱桃

// 中位舍少主&私密特工×朱氏“私生子”&六舍CFO
    人物关系太啰嗦,有缘者咱文里见

❤如果有人期待后续的话请小红心点赞,不然我肯定是删文溜走的,本来就是脑洞大开激情码字,秉着来去自如的心。爱您喔。

私设、雷点巨无霸的文,看到这里猜猜是he or be?😂(我当有人看了,没人看我就卷铺盖呗😚)

p话多真的是毛病,我的确是p话精本人

“原以为我害怕的只是告别,殊不知重逢也让我内心惶恐。”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#最终的告别告别以前的告别

紫红天鹅绒床幔帷帐,霁雾里渐行渐远的男子,指尖划过肌肤,男子身上伏特加汇樱桃汁的味道。

朱正廷猛然醒过来。

扯了扯因为汗湿黏在身上的衣服,拧开24H便利店的爆款单品 味全芦荟,灌下一大口。

瞥向墙上的挂钟——凌晨三点半。

空调安静地泄下滋滋凉意,激得此刻冷暖交叠的人鼻尖酸涩微红。朱正廷伸手拿来手机,点开了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信箱,发现堆满了未阅读的邮件。

99+的红色标记不足为奇,大半是自定义过滤条件下的邮件,其实是各种工作邮件。未过滤掉的来自两个ID,B市中级法院 和 周锐。 

///////////

两年前,中位舍少主 蔡徐坤 和 B市财团巨鳄长子戴珂 成为法定夫夫,举办了一场奢贵焕丽而堪称“世纪婚礼”的仪式,铸就起人人称道的“绝世AO恋”。

会场里的新人正进行到交换戒指的环节,六舍集团CFO(首席财务官)朱正廷落座宴会VIP席,在台下黑暗处怔怔望着台上灯光映照的二人。

说起六舍集团的舍主朱老先生膝下无子,似乎总能猜到其与妻子貌合神离。不久之前,这位老先生身染病疾,已身卧ICU多时。势力场上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年轻有为、神秘知性 的朱正廷——这个首席财务官 身上,要知道六舍庞大的资金链无人不垂涎。后继者该是谁?朱正廷有爸有妈,只是恰巧也姓朱,和六舍那位是老朋友罢了。即使碰壁,也阻挡不了人们的小心思捕风捉影,蠢蠢思动着看来巧合的姓氏——朱。

却不知风口浪尖,六舍集团再次群龙无首,朱正廷代表六舍 出席 常九舍 盟友中位舍 的少主婚礼后便销声匿迹。

///////////

婚礼结束的第二天深夜,飞往LA的头等舱里,朱正廷眼眶无光,心中却噙满愠怒泪光。凝视着舷窗外,B市雾霾满天。

数月前的B市中心医院。

他是一个OMEGA,虽然多元的现代社会,人人平权,但是唯恐受人非议,姐姐每次亲自陪自己去做产检。
普通大众自然不知道什么金融界政治场上的人物。就算六舍群龙无首,势力场上也无心生病去医院这种人之常情,即使他是焦点人物。但是他有想瞒的人,这是他的孩子,是一段告别爱情的结晶,无关往事。

直到这次遇上 戴珂,他不能不惊慌,像是伤口暴露在空气与阳光下。

这是那个人未来人生的伴侣,是中位舍少主的未婚夫。

等到做完检查后,幽长无声的长廊里树立着一抹人影,那是和他同高的少年。

黑色的机车夹克里半露白色衬衫的衣袂,还有一半是骨节好看而结实的小臂,手肘上是限定表带——可以在CBD买一套江景房。破洞牛仔裤有些直筒的款型十分修身,眼前人的身材比例姣好,黄金一般无可挑剔。
蔡徐坤倚靠在朱正廷出来的房间门口,浑身是矜贵的痞气,因为他的脸庞精致,竖起的大背头下直白的额头,让他沉稳的眼眸显露。欲望美貌 矜贵,灵魂也矜贵。

“几个月了?”蔡徐坤掷出的一句话像顽石在朱正廷的心海里激起片片涟漪,但这份语气本是毫无波澜。

“两个月。”伤口暴绽在空气与阳光下,消毒虽疼,也得处理。

“朱正廷先生,六舍老先生的病情已近入保守治疗,他老人家膝下无子,你作为六舍CFO......竟然也姓......朱,外面的声音对你身份的议论不绝于耳,你也知道我和戴珂的婚礼就要举行,我和他未来也会有孩子,这个孩子要是诞生,只会是......”

“私生子。我不希望他她要和你一样。”

如果这么长段的话是相声,那一定是独角戏,是蔡徐坤永远不想发生的戏码,可惜逗哏仍要捧哏接。

“这是我的孩子......”听者有些悲愤。

“如果他她真的只是你的孩子的话”蔡徐坤清楚自己要做什么,话锋只剩决绝。

“那么,你会后悔。你的家族联姻需要利用我告别的爱情,你知道朱正廷和蔡徐坤会狠。”
这回换蔡徐坤作听者,他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朱正廷,垂下头。

“正正,你知道咱们家抚养一个孩子没有什么难处。你是成年人,一直以来也成熟出色,爸妈从来不会管束你的自由,被完全标记后又抛弃背叛,爸妈虽然一直开明,但也觉得你太委屈,只是你爱这个孩子,他们不会再说什么。”

在至亲面前,朱正廷可以孩子气,此刻脸上泪痕斑驳。

“那个人你本想瞒住,没错,孩子无关这些恩怨,可是他那样的态度......六舍树大招风,爸妈只是经商的普通人,与朱老先生是旧识,但如今老人家的情况,外面的竟然打量你......”

“这些家里都能护着你,可是孩子未来却要承受数倍于你的空口非议,你要他她怎么成长?”

没错,这是朱正廷他必须跨过的坎。

他要做两个手术,其中之一是解除永久标记。来到医院的这一天,朱正廷的眼泪止不住的趴在轮廓精致的面庞。

朱正廷绝对不是痴情玛丽苏里,被背叛放弃后一蹶不振,让自己堕落沉沦的傻白偶像。所以,当主治医师告诉他手术前必须稳定情绪时,泪痕便立竿见影地消失,他怎么会因为旁人无情而对自己也无情。(YO,说好强强,廷哥是欲望矜贵灵魂也矜贵)

////////////

常九舍大楼里,蔡徐坤来到中位舍舍主的工作室。
椅子上坐着的是他的父亲,却只有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三个人知道自己是蔡舍主收养的孤儿。除了眼前人,还有一个是发小周锐。

“徐坤......爸知道,你不乐意和戴珂那小子......”

“不,爸。本来就是利益相关,何来感情,直来直往得有什么意愿一说。”

“嗯?”蔡舍主摩挲起拇指上丰润的珠玉,轻启茶盏呷上一口自喉间闷出一句问候。

“怎么?正廷,你和他讲好了?”老态龙钟又劲道有力的语气,沉稳至极。他只是在处理一件事情而已。

“没错。爸,是我愧怍待人。我希望您能叫他去国外深造,算作了结,见不到是最好的。您是长辈,他不可能不答应。”

“哈哈,好,自然是好的,我的儿子并非凡人啊,人生的视野和世俗羁绊处理起来游刃有余。爸爸欣慰啊。”高耸的楼宇里,玻璃幕墙内,人心对面具。

///////

“叮”,电梯箱门至一楼开启,一路走来的中位舍少主应付着这栋楼里上班族的点头哈腰。

当然好啦,老人家,朱正廷能够出国,那么日后他收到法院的通知下达回到这里时,蔡徐坤才有机会保护他。

中位舍是常九舍盟友集团里的核心,黑白两道皆深有涉足,蔡氏不得不培养亲密的人去做事,才能放心信赖。



蔡徐坤自幼幸运来到蔡家,他是个优秀的孩子,因此心怀感恩。但他只愿意替父亲做光明正大的事——私密特工。相反则会是私家刽子手,杀手罢了。

蔡舍主了解其为人,囿于蔡徐坤业务能力够出色,你情我愿的相处也没什么不好。

一次偶然,蔡徐坤欲来和父亲谈判,什么时代了,包办婚姻?这是多大的利益联姻啊?他觉得朱正廷的身家背景也足以平衡老先生的势利眼,他必须表明态度。

刚出电梯,一个熟悉的制服正好从斜对面的安全通道走了。如果说自己私密特工的身份只做光明正大的事,那对方就是地下的黑道了。可是,他是从这里......这一层是中位舍CEO也就是父亲独自办公的楼层。

最近常九舍颇有山雨欲来之势,六舍摇摇欲坠,人们竟然都觊觎正廷这个只是工作关系的外人。他可不觉得眼前是什么简单清明能理解的事。

趁着厚重的防火门没有合上发出声响,蔡徐坤凭借专业的特工能力,箭步轻盈钻入安全门内。偌大的大厦楼道里,回响着那人的脚步声。

蔡徐坤凭借莹莹绿光的“安全出口”灯牌,得地利一般可以悄悄跟着那个人。

是一处档案室。

那人插入U盘,电子投屏上显示出他在电脑上的操作。

蔡徐坤半蹲在窗沿下边,窥向窗内。

公安机关户籍排查...全国姓医院联网...姓名...

欸!这不是朱正廷的名字吗?

收入眼里的名字叫蔡徐坤脑内一股热流上冲。

这个人黑进这些网域看这些信息干嘛?中位舍这个老谋深算的势利眼,用意叫人心知肚明,可是蔡徐坤没觉得对于ICU里的六舍主还需要大费周章。难道......

六舍的资金链迟早需要有人接手,可是舍主没有继承人,而常九舍各方又是息息相关、脉脉相连,黑白两道的垄断者自己蔡家,不可能不使手段。对,就是这样。他们怀疑,想要验证。

特工的素养让蔡徐坤先一步早早离开了现场,他行动的速度大概激发了逃生的潜力,此刻他已经坐在管家的保姆车里驶出集团大楼。熟练敲击着笔记本的键盘,他掌握的技术不是为做黑客码农,此时正值物尽其用。如果正廷真的是私生子,那么朱老先生的朱氏户籍上不会有所登记,DNA联网数据也肯定是错误的。所以那个人这是初步提取正廷的户籍信息和DNA数据代码——他当然无法直接接触朱正廷,但他们可以直接进入ICU拽下六舍主一根头发。第三方直接鉴定后取得数据,目的达成。

下一步,这组数据就会和头发的数据进行鉴定。

虽然他不确定正廷的身份是否真的如猜想,他也宁愿不是,但正是不确定,他必须赶在这之前,所以尤是坐上了车,喘息也未停歇。

蔡徐坤前额渗出细密汗珠。他不敢想,如果确认了身份,最后一步,中位舍为了夺得六舍资金链的主动权,是绝对不允许法定唯一继承人的身份存在的。

杀手不过是为了结果,过程不会留意许多。所以蔡徐坤选择了城南一位不良少年,进行人脸识别系统导入,将其医院联网的DNA云端数据和朱正廷的掉了包。

“嗒”,回车键摁下,尘埃落定。左右不下5分钟,等到那位黑客码农进入医院筑起屏蔽墙再导入数据,最后等医院的鉴定,是百分百不止5分钟的。

意料之中,一周内,城南的不良少年死于交通事故,没有解剖,无人知道杀手的“无名之毒”。一切逃之夭夭。

很快,蔡徐坤再次进入联网系统,恢复了朱正廷的DNA数据。他不相信六舍多年来经营有序,朱老先生更是明白人,怎么会没有先见之明,早早安排好一切。


他在赌,赌老先生离开之时,朱正廷能否收到法院的通知下达。如果是,如今他使得朱正廷没有了羁绊,也无谓了感情。否则当这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和法律的程序文字,他就会即刻回国站在中位舍的面前,此时,自己的养父会拿孩子威胁他——这是唯一且有效的威胁,这是羁绊。


而现在,当他站在中位舍的面前,蔡徐坤就有空隙可以钻入,他可以保护他想保护的人。

//////////

朱正廷本人根本不会觉得法院会有什么重要信息要跟
他讲,他想来不过是一些通知吧。

看似鬼使神差地先点进去了周锐的界面,其实是因为周锐是那个人的发小。身体的诚实推辞得过心理的隐藏。

周锐的来信时间是一个月前。没想到只为一件事,让我这个没有丝毫立场的人去劝说蔡徐坤。朱正廷知道这个曾经告别爱情里的人,看似纨绔子弟,却是术业有专攻,商业金融势力场上的门艺无所不通,这一点,有他本人有自己有周瑞仅三个人知道。原来,中位舍在他走后严重分化,蔡舍主和少主各立门户,撕破脸皮,一不小心白热化的状态就会使某一方现形骸骨。

朱正廷觉得好笑,但不是没有动摇和动心。

因为信尾周锐说:正廷,你走后没多久,蔡徐坤就离婚啦。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和误会。但是,你们真的没感情了?

当鼠标滑向法院的信件,朱正廷唇梢带起的暖意遁入冰层。

中位舍分化?怕是掩耳盗铃,用意不在此吧。

利用家族联姻,戴珂的财团所携带的资金链可以直接从第三方金融到来无限好处,常九舍风口浪尖,中位舍怎会不抓住以稳固情势。

原来蔡徐坤也早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,我的那段感情纯属一盘棋局里的部署,留作后备,留作好手。本是敬重蔡舍主你这个长辈,将我遣往国外便可以快刀斩乱麻吧。

坤坤,一个生命如何可以在无情的人那里成为戏子随意剥夺?我告别的原来也一直不是爱情。

是骤然滋长的恨意吗?坎向朱正廷心里的冰封大海。
那么从LA坐上返程的航班,接下来该怎么做呢?


他来时雾霾满天,归去蓝天白云。冰封大海不在,

*自此朱正廷的人生将是一种冰雪消融般的苍白,不胜光,也不胜热,被繁复仙意的舞衣一裹,简直像要融化在这满天尘埃里。
一半海水,一半火焰。
泪眼朦胧中,朱正廷恍惚又回到了初见时的那一眼。
就如他看到自己的一支弗拉明戈,就如,这人生。*

*就此生疏,以后也会越来越寡淡,直到某天再也不关心,再也见不到,再也记不起,我还是爱你。
要是欺骗存在,灵魂违背。这个人不会在你生活中扮演任何角色了,残忍吗……这就是告别的含义。*

以前是告别爱情的话,最终我将要告别仇恨吧。

朱正廷想。

墨菲定律使然?日子如梭飞去,蔡徐坤不知道自己害怕的事情,日夜祈祷不要到来的事情,他也宁愿不是的却如期而至。

*的含义是引用,略加改动。

天知道有没有后续